關于ZAKER 合作 加入

92 歲母親去世,囤下 1000 斤糧食給 " 智障 " 兒子:每對母子,都是生死之交

央視網 06-20

花生 | 作者

有書(youshucc)| 來源

文燕 | 編輯

老母九十九,常憂七十兒。

前段時間,在網上看到一則新聞。

被里面的故事感動得淚流滿面,久久不能釋懷。

在湖北省通山縣孟垅村,生活著一位 92 歲的老人,名叫孟阿香。

因為基因的原因,孟阿香在婚后生了 3 個 " 有問題 " 的兒子—— " 先天性智障 "。

孟阿香和丈夫辛勤地 " 撫養 " 著兒子們,直到 1997 年丈夫去世,照顧兒子的重擔就落在了孟阿香一人肩上,而那時的她,也已年逾 70。

也許是無法放下自己的孩子,孟阿香又獨自一人照顧了兒子們 20 多年。

20 年來,孟阿香像一只瘦弱又堅強的老母雞一樣,保護著她的小雞仔們。

她說:" 我可不能死,我死了,我的兒子們可怎么辦。"

而在 2018 年初,92 歲的孟阿香還是病倒了,并在不久后離開了人世。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有人來家里料理后事,在她家的閣樓上,發現了孟阿香的一個 " 驚天 " 大秘密。

原來,早在多年前,孟阿香就知道自己終有一天會撒手人寰,而眼前這三個 " 傻 " 兒子,是她最大的牽掛。

于是,她在近 90 歲時還堅持耕種著家里的兩畝地,更是在十幾年前就開始偷偷給兒子們 " 囤積糧食 "。

在家里的閣樓上藏著 6 口大木缸,孟阿香在每年收成后,留夠兒子們的口糧,自己只吃地瓜干,將省出來的稻谷,一粒一粒藏進大木缸。

十幾年下來,木缸被裝得滿滿當當,算下來,總共有上千斤,夠三個兒子吃上很多年。

在場的人,無不被孟阿香的這個 " 秘密 " 感動落淚。

人們常說,老母九十九,常憂七十兒。

一生中最愛你的人,是母親。

無論孩子走到哪兒,無論子女長到多大,在天下所有母親眼里,孩子永遠都是孩子,是永遠需要被保護、被照顧的手心里的寶。

《正面管教》一書中說:

" 孩子永遠不知道,母親有多么愛他們。"

在安徽省宣城市溪口鎮,生活著這樣一對母子。

母親叫胡玉娣,89 歲,兒子叫施小寶,60 歲。

聽上去很像是一對共享幸福晚年的母子,然而,命運的苦難,已經折磨了他們幾十年。

1963 年的某天,剛滿 4 歲的施小寶突發高燒,因未及時醫治,落得個終身癱瘓的后遺癥。

自那時起,母親就端屎端尿地照顧起兒子,這一照顧就是五十多年。

" 是自己生的,就得養好他。"

從沒上過學更不識字的胡玉娣,一句話道出了母性光輝的偉大。

因四肢失去行動能力,施小寶只能長年待在床上。

母親雖瘦弱無力,卻能一日三餐喂飯,早晚給兒子擦拭身體,全年無休。

而最讓胡玉娣放心不下的是,自己終將有一天會離開人世,兒子的生存成了她最大的牽掛。

她擔心兒子受欺負,擔心別人照顧不好,只能在心里對自己說:

" 我不能死,我死了我兒子咋辦,我死了我兒子就要遭災受罪了。"

都說女人是脆弱的,但母親絕對是堅強的。

正是抱著活著才能照顧兒子的念想,原本體弱多病的胡玉娣,硬是熬過了一個又一個年頭。

戲詞中唱到:

" 山中只見藤纏樹,世上哪見樹纏藤。"

每位母親深愛孩子,都是超乎天性的,即使母親這棵大樹老了、病了、殘了,被保護著的子女們,也從未懼怕風雨。

林語堂曾說:

" 父愛是人類文明的產物,母愛卻是與生俱來的 "。

前段時間,微博上爆出過這么一條新聞:

在山西平遙火車站民警值班室,一個中年男子喘著粗氣,慌慌張張地跑進來。

" 求求警察,快攔下我老娘,她一定是去兌鎮找我弟弟了。"

民警詢問后才得知,中年男子姓張,他 89 歲的老母親失蹤了,是來報警找母親的。

原來,張先生的母親并沒有任何精神疾病,就是掛念自己的小兒子。

這些年來,小兒子一直都沒有來看她,老母思兒心切,便在當天一大早偷偷離開了家,帶著幾十塊錢的積蓄,顫顫巍巍來到平遙火車站,買了去往小兒子曾打工的兌鎮煤礦的火車票。

" 四兒,小五怎么還不回來?我都好長時間沒見到他了。"

這是母親最近幾天一直重復的話。

而母親不知道的是,小兒子其實早在 6 年前就因意外去世了。

在掛念了兒子好幾年后,年近 90 的老母親再也忍受不了煎熬,拖著病弱的軀體,不顧生命危險,獨自去往小兒子生前所在的地方,去尋找他。

盡管一下火車就被當地警方攔下,老太太還是心心念念地要去兒子礦上。

" 到礦上路不遠,我以前去過,自己能走過去,我小兒子在礦上接我呢!"

聽到老太太對兒子的牽掛,民警也不禁潸然淚下。

有人說,每對母子在前世都互為救命恩人,經歷千百次輪回,在今生做了母子。

兩生兩世的命運交錯,使得每一位母親,愛自己的孩子,遠遠超出了愛自己。

俗語說:養兒方知父母恩。

但僅是生下孩子,撫養他長大、上學、成家,還遠遠不能體會到一個母親的辛苦與偉大。

今年五一,我把年過半百的父親接來北京游玩。

4 天假期,我不辭勞苦,不惜花費,不生厭倦地帶父親游玩了北京幾乎所有的知名景點。

就在旅行的最后一天,我帶父親去了醫院,診治他右手肌肉萎縮的舊病,因他從沒來過大城市,這病拖延了 30 年。

因為網上號被掛滿,大清早趕到醫院也沒掛上號,溜進科室詢問醫生還被數落了一番,我的心情煩躁到了極點。

和父親坐在醫院長長的走廊里,兩個人沉默無語。

父親更像是個做了天大錯事的孩子,低著頭不敢說話。

而就在此時,遠在老家年邁的奶奶打來了電話,她沒有問我們都去哪里游玩了,沒有問我們吃了什么美食,而是一上來就問道:" 去北京大醫院看手了嗎?"

我們說沒看成,還沒來得及解釋原因,奶奶接著說:

" 小體(我爸的小名),這次沒看上就算了,等我跟你大(爸)過段時間不干了,我們再帶著你去醫院看。"

那一刻,我潸然淚下,又無地自容。

前一天我還在為孝敬了父親而沾沾自喜,前一秒我還因心情煩躁給了父親冷臉。

聽完奶奶的話,我才發現,自己對父親的愛,相比于奶奶對父親的愛,卑微得根本不值一提。

" 知乎 " 上有個熱門話題:母親對孩子的愛,到底有多深?

點贊最高的回答說:

最能衡量母愛的,并不是發生某件事時,母親做了什么決定。

而是在我們綿延不息的一生當中,母親的愛一直都在,無論孩子 10 歲、30 歲、50 歲,還是 70 歲、90 歲 ......

網上曾流傳著這 3 張圖:

這是一位 84 歲患有阿爾茲海默癥的母親,她來到多年前女兒上學的幼兒園。因為天氣不好,她要來接女兒放學回家。

這是一位 91 歲的母親,因為 70 歲的兒子患了腦溢血,行動不便,她就每天攙扶兒子散步,進行康復訓練。

這是一位 92 歲的母親,雨夜里給沒人照顧的大兒子送飯。

她忘記了兒子早已不在這里工作,卻記得兒子總是一忙起來就忘記了吃飯。

母親的愛總如湖水般波瀾不驚,如潭水般深不見底,在我們長大后,又如潮水般悄悄退去。

這份愛沉默無言,卻又充沛強大。

它能使人甘愿犧牲自己的生命,去穿透所有的暗和苦難,把溫暖送到孩子身邊。

每一對母子,都是生死之交。

終其一生,我們最難做到的事,恐怕就是償還母愛。

一生不長,我們總要明白,與母親的相遇本是一場輪回,即使寸草的心思再微薄,也要懂得去報答三春暉的恩情。

共勉。

關于作者:花生,有書原創作者。有書,讓閱讀不再孤單,2000 萬閱讀愛好者都在關注的公眾號,關注公眾號:有書。本文原創首發于有書,轉載請聯系有書君微信號:youshu925。

說到母親,你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以上內容由"央視網"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年期买什么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