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合作 加入

被特朗普抵制后,哈雷在中國合作生產摩托車

觀察者網 06-20

【編譯 / 觀察者網史雨軒】

眾所周知,特朗普上任后曾親自為哈雷摩托站臺,稱其為 "美國真正的象征"。去年 6 月,摩托生產商哈雷戴維森(Harley-Davidson)宣布將部分生產線轉移出美國,引起特朗普 " 暴怒 ",聲稱哈雷 "等著交稅吧",后來又發推鼓動美國消費者 "抵制哈雷"。哈雷公司對特朗普推特不予置評,繼續推進其 " 銷售部分國際化 " 戰略。

路透社 6 月 19 日報道,哈雷戴維森公司將同中國錢江摩托合作生產一種新式小型摩托車,定于 2020 年底前經中國經銷商銷售。目前哈雷公司在美銷量正在下降,貿易戰關稅威脅令其成本節節攀升。

哈雷戴維森首席戰略官 Luke Mansfield 與錢江摩托董事長余瑾見證合作(圖源:錢江摩托公號下同)

路透社評論稱,哈雷戴維森公司兌現了承諾:將在美國境外生產更多摩托車,該承諾此前激怒了特朗普。

據哈雷戴維森公司介紹,美國市場的哈雷摩托排量十分巨大,發動機排量通常超過 601cc(立方厘米)。這款預訂在中國發售的新摩托,發動機排量僅有 338cc,是迄今為止哈雷所制造的最小型發動機,定于 2020 年底在中國銷售。

這款新產品將是唯一不在哈雷工廠生產的哈雷摩托,位于密爾沃基的哈雷公司表示,盡管新型摩托體積較小,但在中國將被定位高檔產品,同時外觀和聲音都絕對像哈雷系列產品。

哈雷公司表示,選擇錢江摩托作為合作伙伴,原因是基于錢江開發高端小排量摩托的經驗,以及對供貨基地和新興市場的了解,錢江摩托是哈雷理想的合作伙伴。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摩托車市場,這款車型將先在中國發售,再進入其他亞洲市場。

錢江摩托有限公司由吉利集團控股(29.77%),是中國最大的摩托車制造商之一,吉利集團擁有汽車品牌 " 沃爾沃 "(Volvo),同時持有 " 梅賽德斯 - 奔馳 "(Mercedes-Benz)母公司戴姆勒(Daimler AG)的大量股份。

錢江摩托微信公號稱,中國是哈雷的重要增長市場,2018 年,哈雷戴維森在中國零售額同比 2017 年增長 27%。

圖片為原型模型,實際生產可能不同。此車型目前尚未上市。所有未來模型不一定適用于所有市場。

作為哈雷摩托車的第一市場,美國本土銷量下滑,用戶群體日益萎縮。其銷售量從 2015 年的 16.8 萬輛減至 2017 年的 14.8 萬。2018 年 3 月,白宮宣布上調關鋁進口關稅,導致歐盟關稅反擊,將進口歐盟的美國摩托車關稅從 6% 上調至 31%,哈雷更受打擊。

《華爾街時報》稱,哈雷越來越依靠融資來支撐美國國內拓展新用戶,該公司在美國銷售的新車中,近三分之二資金來自其貸款部門。

2018 年全年,哈雷 58% 的產品在美國國內銷售,哈雷希望到 2027 年為止,將 50% 摩托車銷往海外。為應對銷量下降,以及貿易關稅導致成本上升,哈雷制定了計劃,準備將生產線轉移至歐洲。

2018 年 6 月,哈雷宣布," 為解決關稅問題所帶來的長期成本壓力,哈雷打算將出口歐盟的摩托車生產從美國本土轉移出去,從而避免關稅負擔。"

曾經是哈雷 "鐵桿粉絲" 的特朗普在推特上抨擊哈雷," 這么多公司中,哈雷竟然是第一個舉白旗投降的,令人驚訝。為了他們,我拼了老命,最終可以讓他們免收關稅影響。關稅只是哈雷的一個借口罷了。耐心點!讓美國變得更強大!"

當時威斯康辛州(哈雷總部所在地)眾議員森森布倫納(Jim Sensenbrenner)坦言," 不是哈雷不愛國,只能說關稅(政策)太愚蠢 ",哈雷 11 年工齡老員工也表示," 特朗普是個生意人,我相信他如果是哈雷老板,也會做出相同決定。"

2019 年 6 月 10 日,美國媒體 "VOX" 采訪了哈雷戴維森公司 CEO 馬修 · 萊瓦蒂奇(Matthew Levatich),詢問他鑒于特朗普發動的貿易戰,美國企業是否應該返回美國開工。

萊瓦蒂奇坦言," 這很復雜,你一旦離開,就很難再回來 ",萊瓦蒂奇指出紡織品、皮革和鞋類產業多年前就已經離開回國,現在難以輕易回歸," 而且你不可能打個響指就能大規模生產 "。

他還表示哈雷仍然 " 大量投資于美國制造業 ",但萊瓦蒂奇承認,歐盟的關稅加征對哈雷有害。對于特朗普的推特,萊瓦蒂奇稱," 我不能說我們預料到了 "," 所以,是的,這是個驚喜 "。

以上內容由"觀察者網"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標簽 特朗普托車中國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年期买什么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