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最后的慢火車 7270 次:就算虧,也要為苗族侗族村民開下去

ZAKER瀟湘 前天

編者按:有時候,慢也是一種情懷。當高鐵時代呼嘯而來,城市之間的距離越拉越近之時,在湖南懷化,依然還有四趟沒有空調、沒有軟座和軟臥、逢站就停的綠皮 " 慢火車 ",它們穿行在大山深處,為沿線的菜農、果農、居民、鐵路職工和學生慢下來,它們是一個時代的記憶。

它們是 7269/7270、7272/7271、7266/7265、7275/7274/7273 次列車!

紅網時刻新聞推出 " 湖南最后的慢火車 " 系列報道,以圖、文、視頻的形式,全景呈現和記錄四趟綠皮慢火車的扶貧之旅與時代使命。

湖南最后的慢火車① |7272 次:沒有這趟車 我們會窮一輩子

【火車自述】

我是 7269/7270 次列車,每天往返于懷化和塘豹之間。我從懷化出發到塘豹叫 7269 次列車,從塘豹返回懷化叫 7270 次列車。我沿途經過 21 個站,全程 174 公里,最高票價 11.5 元,最低票價 1 元。我有 6 節車廂,每天 7:15 從懷化火車站發車,13:08 到達通道侗族自治縣塘豹火車站,17:30 返回懷化火車站。

△ 7269/7270 次列車,每天往返于懷化和塘豹之間。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投進懷化火車站,林立交錯的鐵軌沿著晨曦,沖破黑夜與迷霧,蜿蜒消失在目光盡頭。

7269/7270 次列車每天清晨都會準時停靠在這里,加水、檢修、清掃、上客 ……7:15,它將一路向南,穿會同、經靖州,最后來到侗鄉——通道侗族自治縣塘豹火車站。

作為目前懷化市境內唯一一條沒有進行電氣化改造的鐵路線路,多年來,沿線的苗族、侗族兒女,搭乘著它走出了大山,將自己的農產品及民俗文化帶出去。因票價便宜、通行方便,他們也親切地將這列火車稱之為 " 鐵路上的中巴 "。

傍著蜿蜒的渠水一路向南,7269/7270 次列車如同過山車般,將這片曾經貧瘠的土地,和鐵軌那頭的世界緊密聯系在一起。

基本算是虧損運營

沒有空調、沒有軟座和軟臥,甚至也沒有餐車和小推車,7269/7270 次列車,就是很多人記憶里老火車的模樣。

" 這列火車的服役時間,可追溯到上世紀 90 年代。" 廣鐵集團長沙客運段武滬車隊黨總支書記曾令云介紹,7269/7270 次列車作為湖南僅存的最后 4 列慢火車之一,其車頭依然使用著傳統的內燃機,其動力也遠不如電力車頭。

△列車最高票價 11.5 元,最低票價 1 元。

列車全程 174 公里,途經 21 個車站,最高票價 11.5 元,最低 1 元。" 我都記不清,我們有多少年沒有漲價了。" 曾令云說,沿線雖然有 21 個車站,但其中 18 個站屬于乘降所。

乘降所,即為方便旅客上下車所設置的小站,不設售票裝置,也不辦理客運業務,僅供乘客上下車和貨運車所用,乘客需要上車補票。" 目前還在乘降所停靠的火車,就只剩下慢火車了。" 曾令云說。

△村民們挑著蔬菜上火車。

火車徐徐行駛,旅客們在車廂內拉起了家常,籮筐、扁擔、蛇皮袋 …… 就堆在身旁。" 慢點慢點,還有時間,不要慌。" 列車在冷水井車站剛剛停下,挑著擔子、提著包裹的旅客們便一股腦往車上擠,列車員一邊招呼大家注意安全,一邊幫助大家上車。

盡管車廂內人流密集,逃票也很容易,但老百姓都會主動買票,遇到有些老人家忘記帶錢了,列車員也不會強求。" 畢竟,我們本來就是公益火車。"

曾令云為我們算了一筆賬,7269/7270 次列車跑一個來回 300 余公里,不算人力成本,消耗的柴油費就需 8000 余元,除開節假日,列車的售票收入還滿足不了油費,基本都是虧損運營狀態。

苗侗鄉民搭著火車走出大山

7269/7270 次列車沿線穿行的區域,大多是苗族和侗族聚集地。綿延的大山不僅擋住了苗民和侗民的出路,更讓這里的果蔬、民俗文化產品困守深山。

△ 7269/7270 次列車沿線穿行的區域,大多是苗族和侗族聚集地,沿線村民親切地稱呼這列火車為 " 老朋友 "。

" 我們從 1995 年開始,就搭乘這列火車,當時的車費是兩塊多。" 一上火車,粟美云和粟云梅兩姊妹便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頭戴紗巾、身著藍黑相間的侗族服飾、背上還背著竹制背簍 …… 她們是通道侗族自治縣塘豹火車站附近的村民,乘車是前往懷化的親戚那兒打工。

在她們的印象中,7270 次列車已經是她們的 " 老朋友 " 了。因為在沒有通高速公路之前,寨子里的人要出遠門,基本上是坐這列火車。" 那時候山路難走,坐火車的人也很多。" 粟美云回憶,當時,村民喜歡拿著自己繡制的侗族織錦去城市賣,換點零錢補貼家用。

2013 年 12 月,隨著懷通高速正式通車,侗鄉人民盼望已久的高速夢終于實現。這也為他們打通了走出大山的另一條 " 黃金通道 "。

△侗族村民準備上車。

盡管如此,很多侗民依然喜歡乘坐 7270 次列車。" 這個火車方便實惠呀。" 粟美云介紹,目前從通道乘坐大巴車,車費為 75 元,不僅貴,坐車還得去縣城,費時費力," 火車就在家門口,當然要坐火車。"

對這列火車懷揣著深厚感情的,還有來自靖州苗族侗族自治縣的苗族村民孫方才。每年 6 月,是他乘坐本趟列車頻次最高的時節。今年 57 歲的老孫,種了大半輩子的水果,其中楊梅種植面積有近 100 畝。

" 每年我都要挑著楊梅去懷化賣。" 老孫說,從靖州到懷化,坐火車非常方便,可以把楊梅直接挑上車。而坐大巴車,因為空間有限,上車很不方便。同時,坐火車的車費也遠比坐汽車便宜。

車窗外,苗寨、侗寨、大山、溪流 …… 飛馳而過,老孫小心翼翼地理了理籮筐里的楊梅,灑了一點水,倚靠著車窗微微入眠。

希望多送村民一段旅程

對于列車員來說,列車就是一個小家庭,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在車廂中度過。

" 綠皮車本來就吸熱,夏天車廂里的溫度可超過 45 ℃,連座椅都發燙。" 列車員田茂珍說,夏天的車廂內就像一個 " 人肉蒸籠 ",身上的衣服從來沒有干過,她們只能通過不斷洗冷水臉來降暑,同時,藿香正氣水是她們隨身攜帶的藥品。

△綠皮慢火車的工作環境雖然苦,但列車員也有他們的小幸福。

進入高鐵時代,著裝靚麗的 " 高姐 "" 高哥 " 們往往會是一道風景,他們工作時有空調、有餐車、有軟座 …… 是很多 " 鐵路人 " 理想的工作環境。

然而,列車員田茂珍卻并不羨慕。

" 我覺得雖然條件苦了點,但是每天看著淳樸的百姓上下車,護送他們走出深山,日子越過越好,也是一種幸福。" 田茂珍說,慢火車再慢,也是一種交通工具,它有它的使命和價值!

當前,很多省份已經全面進入高鐵時代,慢火車也逐漸被 " 淘汰 "。談到這個話題,田茂珍不免有些感傷,因為他們無法改變現實," 我們只希望能多陪村民們一段旅程。"

傍晚 17:30,7270 次列車緩緩駛進懷化火車站,從大山來到城市,它就像是一位歷經風雨的長者,拖著疲憊的身軀,放下車廂里的乘客,沒有人和它說再見,也沒有人問候它是否安好。

然而,那又如何?至少,列車和村民都安好,他們的每一次相遇和離別,都是如此平凡又深刻。

來源:時刻新聞

相關標簽: 湖南

ZAKER瀟湘
以上內容由“ZAKER瀟湘”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郭愛國
前天
很多年前有幸坐過這趟火車,現在也成了我的回憶。
淡定的愛喝茶
前天
這個就是國企的好處
證偽
前天
這不是企業行為,國家應該擔責
學生不砍價
前天
綠皮黃帶好熟悉啊
看我打狗棒法
前天
坐過一次。
許愿樹下的風
前天
時代總是為了一些人,慢一慢,為了一些人,快一快
熊熠明
前天
下次去坐坐

相關閱讀

分享 返回頂部
年期买什么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