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老式儀器“捕捉”到了長寧地震

合肥晚報 前天

6 月 17 日,四川宜賓長寧發生 6.0 級地震,同時震動的還有千里之外 " 皖 14 井 " 的日記水位計的針頭。

面對自計水位儀記錄紙上 8 毫米的印記,68 歲的楊林根的心抖了一下,地震了。很快,他的猜測通過媒體得到了證實,在此之前他還通過日記水位計 " 捕捉 " 到月初發生的臺灣地震。

1985 年,國家地震局地下水動態觀測井網皖 14 井在巢湖 " 安家 ",楊林根便找到了 " 歸處 ",風雨無阻每天堅持記錄井水水位變化。他當了 34 年守井人,所提供的數據為國家、省等地震研究機構廣泛引用。

多年堅持義務看守皖 14 井

退而不休是楊林根的生活狀態,保持這種狀態的動力來源于他對氣象的好奇。

在巢湖皖維集團生活東區,楊林根和他的地震監測井無人不識。生活東區正在改造,入口處正籌建公園,為地震監測井遮風避雨的房屋一度曾被認為是對抗改造的 " 釘子戶 " ——的確,公園雛形初現,單獨矗立在園心的房屋格外扎眼。

" 把這口井留下來,不是為了私心,被嘲‘釘子戶’也是因為大家起初沒認識到地震監測的重要性。" 園區改造,之前的兩層小樓只剩下底層,讓楊林根慶幸的是門口的樹還留著。" 這棵樹是成立監測站后栽的,從樹苗長成了如今茂盛的樣子。"

三頁吊扇從初夏就開始工作,一直要持續到深秋。屋內設施非常簡單,一切都保持著 1985 年搬入的模樣。操作間內,一臺老舊且被荒廢的電腦、一臺數字化的監測儀器和一臺夾在水井上方的日記水位計,轉個身都要擔心碰到頭。與之相連的資料室里,米黃色的木架子上放置著數十個記錄本,每一本上密密麻麻的數據印記有些褪色。

34 年在這里工作和生活,若不是掛著 " 國家地震局地下水動態觀測井網皖 14 井 " 和 " 安徽省地震群測群防測報網站 " 牌匾,楊林根也曾產生 " 這就是家 " 的錯覺。

該口觀測井映震性能良好

1975 年,楊林根通過企業招工進入皖維集團。由于懂得氣象方面的知識,他被安排到工廠地震辦公室工作。

"1984 年末,我們在一片田野中找到了這個廢棄的鉆探井,當時井四周長滿了青草。" 觀察發現,這口井與普通的水井不同,它自帶 " 潮起潮落 " 的規律。"331 米深,受地表水影響極小,是理想的地震觀測井。"

沒錯,這個井就是現在的皖 14 井,它承擔地下流體動態監測任務,為安徽地震預報分析及時提供真實可靠的原始記錄資料。" 當地殼劇烈運動時,水位就會出現異常。" 楊林根告訴記者,一開始他每天記錄井水位數據,發覺沒有多大變化,可是有一天數據卻變化激烈。" 我當時就意識到可能某地發生了地震。"

這種 " 神奇 " 的預兆,激發了楊林根對皖 14 井極大的好奇感和探知欲。從此,他每天 7 時 50 分準時到觀井房,仔細觀測數據,即使地下水水位微動態監測儀器正式啟動也從沒間斷過。更令家人和鄰居不解的是,他還把 " 家 " 搬到了觀井房。

" 這口觀測井對華東地區及南黃海一帶,映震性能良好。" 2006 年,55 歲的楊林根從廠里內退后,一個月只有 400 多元的工資。同期內退的職工大部分選擇外出打工,楊林根卻放不下這口井,在拮據的生活中依然選擇義務看守。

傳統監測可更好地進行地質科普

既然有了數字化監測儀,為什么還要選擇看守這口井?

這個問題,楊林根解釋了無數遍,解釋的對象有家人也有外人。" 數字化監測儀的確可以時時監測,但有時候無法直觀反映。" 掛在墻上的自計水位儀記錄紙,成為楊林根對外解釋 " 存在 " 的依據。位于水井上方的日記水位計每一秒都會在紙上留下 " 行走的印記 "。通過楊林根的 " 翻譯 ",外人很容易讀懂當天的水位、氣壓。

在使用電腦過程中,楊林根發現鼠標點擊反應靈敏,便試圖通過鼠標原理來改善監測儀器。經過多次試驗,2008 年他研制出光機鼠標液位傳感器。由于鼠標液位傳感器應液位變化的部件是鼠標,采集液位變化的數據不受交流電和地下電場高頻信號的干擾,不需要進行人為 " 去偽存真 " 的濾波處理。2009 年,這種光機鼠標液位傳感器技術申請了專利并獲得了批準。

當然,楊林根并不是不信任科技,他早早就用起了電話手表。在他的心里,自己的退休時間應該是 " 數字化監測儀器發展到更加精準的時候 "。在 " 退休 " 之前,楊林根希望自己做的事能讓更多人了解地質科普。

合肥晚報 ZAKER 合肥記者 樂天茵子 / 文 高勇 / 圖

相關標簽: 地震 楊林

合肥晚報
以上內容由“合肥晚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相關閱讀

分享 返回頂部
年期买什么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