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版“孫小果”案:死囚 10 年出獄

新京報 前天

5 月 7 日,湖北省紀委監委通報林明學違規假釋案。2001 年,林明學涉非法集資詐騙億元被判死刑,只坐了十年牢就被違法假釋。通報顯示,假釋背后,多名武漢當地政法官員參與其中。假釋后的林明學實施多種犯罪行為,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現已被重新收監。

據團結湖參考報道,當滿大街都在議論昆明孫小果時,武漢那邊其實一直都在上演精彩的故事。有一個名字,如今提起來也是令人聞風色變。不是他到底有多厲害,也不是他有一個撲朔迷離的直系親屬,而是,他引發了武漢政法系統的 " 地震 "。

一個月前,湖北省紀委監委做了一個掃黑除惡的通報,里面提到了一些典型案例。首當其沖的,就是 2011 年的一樁違規假釋案。當時擔任武漢中院原副院長的周濱,授意刑二庭庭長劉漢強,對明顯不具備假釋條件的服刑人員林明學提起了復議,經過一系列神操作之后,林明學被假釋了。這個林明學也不是省油的燈,假釋之后,他又實施了故意傷害、容留他人吸毒、聚眾淫亂、行賄等多種犯罪行為,造成惡劣社會影響。

這個林明學,一直沒有引起媒體太多的關注。但是,他才不是一個沒有故事的人吶。

林明學是湖北黃陂人,只有初中學歷,但可能是最早露出水面的金融大鱷。他在經營企業失敗之后,不知怎么發現金融系統是一個 " 富礦 ",于是開始了一段長袖善舞的生涯。他在控制了桂林一個縣級城市信用社之后,一方面高息攬存,另一方面把存款轉移到自己名下的企業里、據為己有,由此造成了大量儲戶高達億元的損失。2001 年,這個曾經的 " 全國十大優秀企業家 ",身上披滿各種光環的人,以集資詐騙罪被判處死刑。

這個案子,當年也算相當轟動。但是,更奇幻的故事其實剛剛開始。被判死刑的林明學,并沒有真的被執行死刑。他到底是怎么被改判的,目前還沒有可靠的信息披露。但這個在廣西被判刑的人,最終轉移到了武漢服刑,而且只坐了十年的牢,就被假釋了。假釋之后的林明學沉寂了一段時間,很快就變得異常高調,開始以 " 俠商 " 自居。有一篇馬屁文章是這么寫他的:" 他購豪車、買游艇,在風景如畫的山湖間構建別墅群,在燒錢的體育競技市場中組建俱樂部,高價引進世界冠軍。" 是的,他不僅照樣經商、享受窮奢極侈的生活,還成了一家女子乒乓球俱樂部的老板。經常出現在他的身邊的,不僅有藝術家,還隱約有官員的身影。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他曾是一個死刑犯,也只有為數不多的人知道,他在 " 神轉折 " 之后,又踏進了涉及黑惡的污水里。

掃黑除惡的洪流席卷而至的時候,林明學正在享受他人生的高光時刻。只是,吹落花千樹、空余香滿路,耀眼的一切都顯得那么短暫。他的勞斯萊斯房車剛剛入手,他本人卻又被收進去了。這個當年的死刑犯是怎么出獄的呢?吃瓜群眾這時候會發現,即使沒有什么神秘的 " 生父 ",好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同樣辦得到。從已經公開的信息看,在這個 " 假釋一條龍 " 的操作中,不少當地的政法官員都有卷入。比如,時任黃陂區政法委書記的李勝橋指使他人為林明學辦理虛假立功手續,職位更高的周濱、劉漢庭等人則直接介入假釋程序。但這些當年操弄司法的人,無論是升遷還是退休,都沒能逃脫當下的 " 打傘 " 行動。湖北方面更是把這些身居要職的人稱為 " 大傘 "、" 強傘 "、" 硬傘 ",作為反面典型昭示天下。

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查案卷是特別管用的一招。哪些涉黑涉惡分子被減刑、假釋了,一翻案卷就基本上搞清楚了。在武漢政法系統的這輪震蕩中,王保平和王洪鷹這對老搭檔顯得相當特別,他們都曾在漢陽監獄任職,一個是監獄長、一個是政委。這兩人是否涉及林明學的假釋,目前還沒有可靠信源,但他們很可能牽扯到到另一個 " 傳奇人物 "、河北省交通廳原廳長石發亮。石發亮違規假釋這顆隱形的 " 地雷 ",在武漢三鎮引發的震蕩,很可能才剛剛釋放出來。這里面的故事,又可以單寫一篇文章。

除了上面說到的這些 " 大傘 " 之外,湖北省公安系統今年有兩位原副廳長被調查。蓋子一旦揭開,曾經的貓膩就無從遁形,也沒有人能夠逃脫自己的 " 孽債 "。怎么說呢,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所觸及到的地層深處,很可能是旁人難以想象的。而令人期待的清明世界,正在持續的震蕩中不斷重構。

相關標簽: 湖北

新京報
以上內容由“新京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相關閱讀

分享 返回頂部
年期买什么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