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中國最尷尬的大學,永遠排第二

新周刊 11-07 61

名氣能給一個人,一所學校帶來的東西,實在太多了。圖 /unsplash

名字能給氣質加分,人且如此,高校亦然。反之則可能成為拖累項。

除了清北復交一眾名字響當當的高校,對于那些不夠知名的學校來說,人們判斷它的好壞,大多是通過從地理再到校名含義進行的表面剖析。

常用套路有,"xx 大學 " 要比 "xx 學院 " 高級,學校名字以 " 中國 " 打頭的自然不會差。大區打頭的絕對要比省份命名的高級,比如 " 西南 xx 大學 " 一聽就比 " 四川 xx 大學 " 要有水平。

在這樣的認知體系下,有一批高校明明實力不俗,卻因名字叫得不出眾,名聲也不怎么響。

比如名字里有 " 第二、第四 " 之類的字眼,一聽名字,很多人的第一念頭大概會是:這是不是個野雞大學?

我也想第一,

可惜坑被占了

不得不說,過去的大學不僅低調而且心大,要是擱在今天,打死也不會有高校選擇帶數字的校名,更別說是 " 二 "。

在各路搜索引擎中,輸入 "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 " 或 " 北二外 " 幾個字,總少不了北二外是一本還是二本的爭論。

有網友發言說道:" 中國沒有重點大學名字里有第二的,既然有了第二,那就是二本 "。

" 第二 " 這兩個字,幾乎將北二外打入了 " 野雞 " 的行列。

" 北二外,一本還是二本?" 圖 / 圖蟲創意

1941 年,中國人民抗日軍事政治大學(抗大)在延安成立,其下的三分校俄文大隊逐步發展成了延安外國語學校。1954 年,更名為北京外國語學院。從那時起," 北一外 " 的坑就被占了。

到 1964 年,周恩來總理出訪亞非拉,深感國內外語人才的匱乏,于是他主持新建一所外語院校。同年,以新華社外文干部學校為主的外語院校建立起來,順延只得使用 " 二外 " 的名稱。

學校增加知名度,無外乎兩種套路。一種是為自己找個好的出身,極端的如湖南大學追溯到宋朝岳麓書院,無愧于 " 中國歷史最久遠大學 ",此外就只能改名了。

論起出身,由新華社外文學校做底子的北二外不算差,只是名字里的 " 二 " 一直沒抹去。

人家也不是沒想過改名,只是路途坎坷,至今也沒能取得新名。

中國歷史最久遠大學——岳麓書院。圖 / 圖蟲創意

當然,對待國外高校時,人們也常常會因為數字而發生誤會。

比如,巴黎第七大學、巴黎第十大學 …… 看到這樣的名字,再回想一下高中時代,只得感嘆 " 市十中什么的一般都是垃圾 "。

可事實是,巴黎第七大學在今年的泰晤士排行版中,位列世界第 194 位。通俗來講,這個位次大約等同于國內 985 中前十的高校。所以,數字排位和學校質量之間,實在是沒有什么必然的聯系。

在高中面前,大學的數字化就不值一提了,即使到今天,一座城市里名字帶有 100+ 的高中依舊存在,這套數字編碼系統,其實是舶來品。

1952 年,學習蘇聯的大潮在全國拉開,學校命名就是其中一項。仿照蘇聯,原來北京市內的眾多高中改掉原來的名字,紛紛進入 " 數碼時代 ",一二五、一七一之類的高中不算奇怪。

巴黎第七大學主校區。圖 / 巴黎第七大學官網

在廣州,原有的黃埔、廣雅等名字紛紛被取消,從廣花線到百步梯,黃埔港到芳村,眾多學校依數字有序展開。

當然,在命名上,法蘭西比蘇聯更瘋狂。法國大革命中的雅各賓派,他們對純理性有著極高的追求,為了與舊社會斷絕關系,政府把國土分為九十多個省,按照字母數字排序。

在巴黎市內,劃分開的二十個部分命名極其簡單:第 1 區、第 2 區 …… 所以,當巴黎的大學能依數字整齊的排到兩位數時,并不是一件值得驚訝的事情。

名字很 " 野雞 ",

很多人卻考不上

那些容易使人誤解的數字命名法,從最初起源到今天,并沒有教育教學質量方面的隱喻。

在國內,建國之后高校經歷了重組或改革,學校的命名也不再是隨隨便便想改即改的存在。經官方認證的校名中,第二、第三等元素,實際上與高校好壞也并無絕對聯系。

每個城市的一中,早已有不同的定義。圖 / 圖蟲創意

如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學,雖然名字都帶 " 三 " 了,但絕對是妥妥的強校。

民國的宋氏三姐妹宋靄齡、宋慶齡、宋美齡和張愛玲等,均畢業于該學校。往近了說,你所熟知的 papi 醬就是這里畢業的。

有時,同一地區內,擁有多所相同性質的高校,可能就以數字加以區分。或者,根據建立的時間,數字排位也會受到影響,正如我們常見的 xx 市第 x 中學一樣。

在國外,正如之前提到,以巴黎大學系列為例,則是從原巴黎索邦大學衍生出來,共有 13 所。

它們之間經歷過合并重組或改革,最終組成一個系列。如今,這些學校之間沒有太多的隸屬關系,優劣也絕不能單純以排位來評判。

法國巴黎索邦大學。圖 / 圖蟲創意

今天,那些名字看似卑微進塵土里的 " 野雞 " 學校,實際上很多人都高攀不起。

比如,名字數字排在更后、位于西安的第四軍醫大學,很多人以為這是一所位于西部,且質量不咋地的高校。

實際上,能考上像第四軍醫大學這樣的 211 高校,在 2017 年 920 萬考生中,有 46 萬人,占比 5%。所以請不要糾結它是 " 第四 " 還是 " 第三 ",聽了這個比例可以先感受一下難度如何?

退而求其次,能考上像北二外這樣的一本高校,占比也僅有 12%。

普遍高于 80% 的各省高考錄取率。圖 / 中國教育在線

事實告訴我們,動輒上 80% 的高考錄取率背后,大部分人拿不到本科學歷,哪怕是個三本。而將所有的本科人數加在一起,覆蓋的也只是極小撮的中國人。

此時,在回望那些名字看起來 " 野雞 " 的高校,你就不會再覺得它野雞了。

野雞與好大學之間,

只差一個名字?

高校改名字不是今天才有,在過去幾十年里,改過名字的學校數不勝數,沒改過名字的反倒是鳳毛麟角。

1952 年,由圣約翰大學醫學院、震旦大學醫學院、同德醫學院組成的上海第二醫科大學成立。2005 年,其并入上海交大成為交大的醫學院。而上海的第一醫學院就是如今復旦大學醫學院。

同德醫學院舊照。

歷史上也曾出現過的五所中山大學,全部以數字命名。

今天,第二到第五中山大學均已改名,分別為中山大學、武漢大學、浙江大學、南京大學、河南大學,其中的老五稍顯沒落,但其他哪一所不是名校呢?

即使廣州正宗的中山大學混得不怎么樣,好歹也是 " 名校守門員 "。

中山大學南校區。圖 / 中大官網

截止 2017 年,不太為一般人所熟悉的第四軍醫大學,連同原有的另幾所軍醫大學均不再以數字排序,而是直接以陸、海、空軍隊命名。

而前面搶了 " 一二三 " 位置的學校,自然也不是池中之物。

第一軍醫大學,如今更名為 " 南方醫科大學 ",第二軍醫大學如今更名為 "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軍醫大學 ",第三軍醫大學則更名為 " 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軍醫大學 "。

且不用多介紹,像第三軍醫大學這樣,先后參加了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中印和中越自衛反擊戰等大戰役。

即使是使用看名瞎猜的手段,幾所軍醫大學的新名字也已經告訴我們,他們是什么樣的存在。

雖已改名,但人們還是習慣稱其為 " 四醫大 "。

圖 / 空軍軍醫大學官網

像這樣的大學,名字里有沒有數字壓根不是問題,學校口碑不需要名字去加分。只是改名字這一方法論,后來卻被神州大地上無數高校爭相模仿。

因為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高校改名不只是單純的名字變更,這背后暗含了一條高校生存的利益鏈條。高校改名,有時也是迫于現實利益的考量。

《南方周末》曾發表過華中師范大學校長章開沅的文章。上世紀八十年代,很多學院開始將名字改為大學,當時,他執掌的華中師范學院不想更名。

他認為,叫學院未必就代表水平低,像巴黎高等師范學院也是傳承百年的名校。

巴黎高等師范學院。圖 / 巴黎高等師范學院官網

但現實給了他沉重的一擊,教育部編制的高校名錄上,因為華師是 " 學院 " 而排在了很多不知名的 " 大學 " 后面,而這勢必會影響招生。這背后關系到的不是學校名字好聽與否的問題。

改名——吸引考生——提高錄取分數線——提高影響力——學校行政級別上升 ……

在各種制度設計之下,高校面臨著種種考核,考核結果直接決定了高校將會被劃入某一特殊群體(如 985、211 陣營)。一旦評級上升,好處就是實打實的經費銀兩。

如今高校圈對建設 " 雙一流 " 大學趨之若鶩,其本質與改名并無區別。

最終還是改了名的華中師范大學。圖 / 圖蟲創意

于是,眾多高校為了能在短時間內實現鳥槍換炮,開始爭相改名。從 1981 年到 2010 年,79% 的高校改名或除名。2012 年到 2017 年短短的五年間,有 200 所高校改了名字。

可惜的是,在這一隊伍中,不為名利而改名的高校太少了。如今如何辦好大學頭緒不多,如何改名字蹭品牌倒是出了一些大師。

當有人站出來指責,這是破壞高校生態,無益于高等教育發展。當事者也能言之鑿鑿予以回擊:不這么干,你讓我們喝西北風啊。

以上內容由"新周刊"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年期买什么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