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獄中感染艾滋病 吉林一服刑犯維權 7 年獲 10 萬國賠

新京報 11-07

獄服刑期間,多次進入監獄管理局下屬醫院接受治療,后被查出感染 HIV 病毒,后經吉林省高級法院認定,其感染行為應發生于在押服刑房間。男子以此為由,對四平監獄提起行政賠償訴訟。因對吉林省高級法院裁定的 10 萬元國家賠償不滿,其又申訴至最高法院。

今日(11 月 7 日)上午,新京報記者從吉林省高級法院證實,最高法院已于昨日(11 月 6 日)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傳了關于此案的《國家賠償決定書》。該《決定書》顯示,申訴人趙榮輝欲索賠 800 余萬元,經裁定,四平監獄對其給予精神撫慰 10 萬元 " 并無不當 ",故駁回趙榮輝的申訴。

最高法院認定四平監獄給予趙榮輝 10 萬元精神撫慰金 " 并無不當 ",駁回趙榮輝的申訴。 中國裁判文書網截圖

傷殘后搶劫殺人未遂,服刑期間多次入院

吉林省高級法院賠償委員會查明,曾做廚師工作的趙榮輝于 2001 年 9 月,不慎從二樓墜下,造成腰部以下截癱,屬肢體二級殘疾。此后,其靠低保和做手工零活收入及其父母、哥哥照顧生活。2008 年 6 月 5 日,趙榮輝伙同他人實施搶劫、故意殺人(未遂)行為。同年 9 月,長春市二道區法院作出一審刑事判決,趙榮輝犯搶劫罪、故意殺人罪(未遂),判處其有期徒刑 20 年,刑期至 2028 年 9 月 7 日止。

針對此結果,趙榮輝不服,提起上訴。

2008 年 11 月 24 日,長春市中級法院作出二審駁回趙榮輝的上訴,維持原判。該案刑事判決生效后,趙榮輝于 2009 年 1 月 15 日進入四平監獄服刑。因身體原因,趙榮輝服刑期間,多次進入吉林省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治療。

2011 年 5 月 31 日,趙榮輝因吞金屬異物,又一次進入該院治療,其間于同年 6 月 1 日經 HIV 抗體檢測,結果為待復查;10 天后,經吉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HIV 抗體確認,其檢測報告為 " 陽性 "。

吉林省高級法院賠償委員會另查明,趙榮輝在四平監獄服刑期間,還在該監獄內部醫院進行監管治療。其間,在趙榮輝監管病房(多為單獨房間,有專門護理人員)對門房間進行監管治療的服刑人員趙某偉(在 2004 年檢測感染 HIV 病毒)有到趙榮輝房間,與趙榮輝聊天、下棋,及抱趙榮輝如廁情況。

服刑犯被感染艾滋病病毒,提起行政賠償訴訟

2010 年 11 月至 12 月期間,趙某偉病例體現 " 其有發熱并伴皮疹癥狀 "。而在 2011 年 9 月之前,四平監獄醫院未投入使用監控設備。另據趙榮輝相關病例體現," 其在相關監管醫療期間無輸血記錄。"

于是,趙榮輝在 2012 年至 2014 年間,曾以上述事由,提起行政賠償訴訟。

新京報記者梳理裁判文書網相關材料發現,該案經吉林省四平市鐵東法院、四平市中級法院及吉林省高級法院審理,終以 " 該案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 為由,裁定駁回起訴。

服刑期間的趙榮輝,經 2013 年、2014 年及 2018 年,三次裁定減刑,共減去刑期 3 年 3 個月,現刑期至 2025 年 6 月 7 日止。四平監獄提交的證據顯示,趙榮輝在羈押及服刑期間的相關醫療費用,已有 25 萬余元,均為監獄方承擔。

吉林高院確認申訴人服刑期間感染 HIV 病毒

吉林省高級法院賠償委員會經審查認為,可以認定趙榮輝系在四平監獄服刑期間感染 HIV 病毒。趙榮輝于 2008 年 9 月 10 日、2009 年 6 月 18 日、2010 年 6 月 30 日,經檢測 HIV 抗體,均為陰性;于 2011 年 6 月 10 日,經檢測 HIV 抗體為陽性。

根據國家衛生部門發布的病毒感染診斷標準中 " 對 HIV 潛伏期和窗口期的相關規定 ",以及世界衛生組織和我國醫學實踐對 HIV 窗口期的確定," 本案可以排除趙榮輝在入獄前已感染 HIV 病毒的可能,即可以認定其在四平監獄服刑期間感染該病毒。"

此外,根據證據證實,趙榮輝與趙某偉在四平監獄接受監管治療期間存在接觸情況,吉林省高級法院認定, " 四平監獄存在監管過錯并應承擔一定賠償責任。"

吉林省高級法院出具的《賠償決定書》指出,四平監獄雖然告知趙某偉及趙某偉的護理人員(亦為服刑人員),不允許趙某偉到其他房間與其他人員接觸,但在實際監管中,四平監獄并未對趙某偉出入趙榮輝的房間加以嚴格管理及有效阻止,以至于趙某偉在具備傳染條件的情況下與趙榮輝形成接觸。

不滿賠償向最高法申訴,索賠 800 余萬被駁回

雖然吉林省高級法院賠償委員會對趙榮輝 " 服刑期間感染 HIV 病毒 ",這一事實進行了認定,并裁定 " 由四平監獄向趙榮輝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人民幣 10 萬元,駁回趙榮輝的其他國家賠償請求 "。但趙榮輝并不滿意該賠償決定,后向最高法院提出了申訴。

趙榮輝在申訴書中提出,請求最高法院判令四平監獄賠償人身損害賠償金 7278380 元(其中護理費 151.2 萬元、繼續治療費 2905280 元、康復費及殘疾生活補助費 50 萬元、殘疾賠償金 1229020 元、被撫養人或贍養人生活費 1132080 元),判令四平監獄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 120 萬元。

最高法院認定,趙榮輝入監服刑以來,其生病治療及護理工作一直由四平監獄負責,已經實際發生的治療費用和生活飲食也全部由監獄負擔。其雖是肢體二級殘疾,但其殘疾事實發生在入監服刑之前,四平監獄不是該項殘疾的賠償義務人。

最終,最高法院裁定,趙榮輝在四平監獄服刑期間感染 HIV 病毒,屬于我國《國家賠償法》第三十五條規定的致人精神損害并 " 造成嚴重后果的 " 情形,四平監獄應依法對趙榮輝給予精神撫慰," 決定賠償義務機關四平監獄向趙榮輝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 10 萬元。"

以上內容由"新京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標簽 microsoft四平
年期买什么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