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讓學生選餐“開運動處方”促流程再造,教育信息化是所有教師共同課題

上觀新聞 11-07

學生自主選餐,每個菜肴上顯示熱量、脂肪等數據,通過信息化手段介入,大數據傳遞給體育老師,針對每位學生的實際餐飲攝入,給予對癥的 " 運動處方 " ……而這一實踐過程的各個環節,不只是技術問題,還需要從教育的視角,提高后勤、信息、教務、德育等多部門協同。在上海市實驗學校,借助信息化技術開展學生自主選餐用餐的實踐,成為學校、教師、學生和家長共同的追求。

今年,學校被命名為上海市首批信息化標桿培育校。核心素養和學生 21 世紀核心技能提出,為適應未來發展需要,學校要著重培養學生的問題解決和批判性思維、溝通交流能力、創造和創新能力和合作能力。學校的核心競爭力是教師隊伍的質量,教育信息化不只是信息科技老師的責任,而是所有教師的共同課題。

教育信息化不只是信息科技老師的責任

從 90 年代初的計算機輔助教學,到 21 世紀初的課程整合,再到近 10 年的信息技術與學科的深度融合,回首走過的路,不難發現,我校的教育信息化始終堅持與學校辦學規劃相結合,堅持與教師專業發展結合。

建校初期,為了探索小學生識字規律,學校開發了計算機軟件輔助學生識字,形成了 " 人腦 + 電腦 " 的雙腦識字方法。21 世紀初,學校規模擴大,教師隊伍迅速擴張,隨即啟動了教師專業發展的研究與實踐。此時,信息技術全面進入教師專業發展的方方面面,創設了包括評課論壇、教師檔案袋、新教師成長記錄等信息化系統,同時啟動教師信息技術能力培訓,為教師應用信息技術進行課程整合奠定基礎。

教育信息化,始終堅持以促進學生的發展作為宗旨。高中數學學科開展 TI 圖形計算器與學科整合的探索,初中生物學科開展基于網絡的校園植物地圖創作的課程教學實踐,特別是近十年,學校將信息化工作的主戰場放在課堂,關注支持育人全過程。比如:" 個性化差異化教學 " 標志著信息技術從支持教到支持個性化的教的轉變。為了讓每個孩子成為與眾不同的自己,從 2008 年起,學校小學部給每個孩子建立了個性圖譜,還加入學生自我評價、同伴互評和家長評價等,用 15000 多條數據采集記錄,解密學生成長的 " 黑匣子 "。近年來,學校以教與學的方式轉變作為突破口,將信息技術與學科教學深度融合,如信息技術與數學建模的融合、信息技術與科創的融合、信息技術與藝術課程的融合等。此外,5 個學科開展了信息技術支持下的基于學生認知起點的個性化教學的探索與實踐。近五年來,學校積極探索跨學科教學領域核心素養培養,其中信息技術支持就是該教學實踐的基礎。目前,學校 STEM 教育、打造學習空間為學校每個學段的探究性和研究性學習的開展提供多樣、開放、融合的學習環境。應該說,跨學科教學才剛起步,但是,我們所做的工作始終瞄準信息技術支持學生的 " 學 "。

國內外研究表明,信息技術對學校教育教學的促進作用還沒有顯現,筆者認為,主要原因在于,對教育信息化的認識不夠、不充分。很多校長和老師認為,教育信息化是信息科技老師的責任,把技術推送給老師,老師就可以 " 低門檻 " 地使用。其實不然,教育信息化進入課堂,提高教學質量的前提是教學方式的轉變、教學流程的重構和教學情境的再造,只有基于這些,信息技術才有可能發揮出應有的效果。當學校管理方式、教學方式、學習方式等深層次因素想要或將要發生改變時,信息化就能支持和促進這種變革,這種 " 變革 " 的核心價值不是技術本身,應是學校管理者、教師和學生共同的價值追求。教育信息化不僅是信息科技學科教師,還是學校管理者、所有教師共同研究的課題,同時它又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只有專心研究、細心實踐、耐心等待,才會迎來燦爛的未來。

呼吁制定人工智能時代道德規范準則

最近,人工智能很熱,人工智能教育也很火。作為教育工作者,我想需要思考兩方面的影響:其一是人工智能技術對于教學、學習方式和學習效果的影響;其二是教育學生如何面對未來的人工智能時代。當前,通用性的人工智能技術還不是特別成熟,大家可能看到大型會議上的人工智能翻譯器時常會出錯,其中訓練樣本不夠多或是原因之一,技術不成熟也是不爭的事實。不少研究發現,當前真正在教育領域的人工智能技術產品還沒有出現,或者說,當前教育行業還處于 " 弱人工智能時代 "。

我講這些,并不是說不要關注人工智能技術對教育的影響,而是要充分認識技術發展的現狀,不要再次陷入 " 技術驅動 " 的陷阱,還是要回到圍繞 " 人來驅動 " 這個核心開展工作。比如:人工智能技術中的 " 知識圖譜 " 是機器學習的核心,但是,廣大教師對于 " 知識圖譜 " 的認識又不夠到位。據我觀察,相當多的教師認為 " 知識圖譜 " 等同于 " 知識點圖譜 ",如此而來,人工智能技術運用到教育的作用就會大打折扣。從我的學習看," 知識圖譜 " 是個性化學習的前提,它更像是采集學習者學習知識時的數據、經過大數據處理、機器學習后形成的個性化 " 認知圖譜 "。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它的指向是 " 人 ",非 " 物 ",歸根結底,教師要有關注每位學生學習潛能的眼力,要有謀劃個性化教學的眼光以及指導學生個性化學習的眼界,人工智能才會真正起到應有的作用。

至于第二個影響,當前我們更迫切的不是說要用技術去支持教學,我認為,更重要的是關注人工智能時代的倫理道德問題,我呼吁教育信息化的同仁、教育界專家學者,共同制定相關道德規范與準則,讓我們的學生知道智能時代哪些不可為、哪些可以為、應該怎么為。技術發展推動社會發展,但技術本身不具有社會屬性,只有技術使用者的偏好才會左右技術對社會的價值。就如,克隆技術對于瀕臨滅絕的生物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技術,但如果把它用于人類身上,那簡直就是災難。因此,教育學生正確面對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教育他們做一個知規守法的公民尤為迫切。

(作者系上海市實驗學校副校長、浦東新區信息科技學科帶頭人、中國教育技術協會信息技術專委會常務理事)

欄目主編:徐瑞哲 本文作者:陳興冶 文字編輯:徐瑞哲 題圖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編輯:徐佳敏

以上內容由"上觀新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上觀新聞

上觀新聞

站上海,觀天下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年期买什么特码